淺 冬 隨 筆

編輯發布:網站新聞編輯部 ??時間: 2020-01-20?【字體:

楊 潔

    南國的冬,總是缺了點我印象里北國冬天獨有的那種韻味。此時此地,屋外冬雨濛濛,我聽著冰冷的雨滴落到墻角,似是砸疼了秋天遺落在地面上的最后一片落葉,時緩時急地拍打著水泥地面,過路的車輛也無情地濺起一地泥水,往日的鳥雀都偷偷藏在了看不見的地方,寂靜無聲。我想應是怕這冰冷的雨水沾染到羽毛上了吧。

    我總覺得,冬雨里的嘈雜與寂靜最是清晰可見,涇渭分明,好像輕輕一滴雨水就能打破冬天的這幾分清淺。雨聲大大咧咧地叫醒了路燈下沉睡的清晨,吵醒了大自然沉默又浪漫的柔情,于是,街面上就開始活躍沸騰起來,滿目都是各色的雨傘,各色的行人,以及各色的匆忙。大抵是淺冬聽厭了雪落的聲音,又趕來聽雨落時的腳步聲。

    淺冬,儼然是成就在季節轉角處的著作,是歷經季節更替,用歲月這一溫柔的筆墨將時光雕刻在信箋上,而寫滿的故事。

    在時光越來越瘦的日子里,我閉上眼睛,追趕細碎暖陽的時候,我就開始想念故鄉的雪了。想念那些鵝毛大雪素裹了整個山村的景致,也想念那些在雪地里可以肆意涂畫的歡快,更想念鏟雪堆雪人時整個村莊傳出純粹的歡笑。我想念雪花觸及眉心的溫度,也想念寒冬里媽媽做的那一碗熱騰騰面,更想念一家人圍著火爐烤火時的溫馨。

    俯下身,掬起這一把清涼的時光,惟愿在時光深處靜坐片刻,且許這微寒的淺冬一季清簡安暖。

    現在想想,雪落也是擲地有聲的,是思緒的律動,亦是思念的厚重聲。雪落在枯樹枝上,如同一個棉花糖一般松軟,輕輕一抖,便悉數滑落在發間。青瓦上面也是皚皚的白雪,像是蓋上了一床厚厚的棉被,待冬陽融化,水珠再滴落在院子里。而我喜歡踩著久違的雪來回走動,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,拼湊時光的時候,我如同回到小時候一般歡喜,無憂無慮。我想,這般萬物造化,便是這冬景勝春華的模樣吧。

    南國的冬天,臃腫的棉襖長褂是顯得有些多余的,一般在是用不上的。但對于我們工程人來說,不論是風雨交加還是烈日炙熱,都是與天地為伴在筑路,時常感覺身體發膚寒涼。有人說,南國的冬雨濛濛,會讓人感到歲月寒涼。我想,大抵是這樣的吧。

    我目送了最后一枚秋色,站在淺冬暖陽下,任憑風把影子吹長,我不慌亂,也不惆悵。而是看著這年輪又記錄了怎樣的歲月痕跡,而我,過了這個春秋,又該怎樣經營我想要的一寸時光。

    我愿時光慢一點,再慢一點,我想抓住時光的針腳,希望想要的東西存在的久一點,再久一點,許淺冬,也許自己一世安然。


作者:湖北省黃石市 三公司新冶鋼項目部

现在在农村压面条卖赚钱吗 幸运赛车结果 领益智造股票股吧 开元棋牌游戏苹果 捕鱼欢乐炸的兑换码 微乐吉林麻将辅助器免费 pc蛋 新三板股票行情 姚记娱乐棋牌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 血战麻将高手打牌思路